新南京
南京门户网
当前位置:新南京>>信息目录>>社会万象>>阶层不同的人,真的很难做朋友
阶层不同的人,真的很难做朋友
浏览:132次 时间:4-17 更新:2019年04月26日 来源:丁玲 编辑:asai 状态:★★★★★ 字数:2289  大字 小字 
摘要:层级的不同,决定了我们的身份,地位都有着天壤之别,而这些,又决定了我们的三观和眼界的不同。三观、学识、和兴趣爱好都不相同,以至于我们根本没法进行思想交流。
  宽窄说:唯忆昨日欢,把酒话桃园;却叹今朝月,奈何谊渐远。但怀往昔情,心涤知己言;三观皆不同,强融亦无欢。
  一、差别太大的两个人很难做朋友,不是因为那个人不好,而是你没办法放松自己。
  我的朋友黄玲是在银行做理财的,替客户打理资产,有些客户一来二往就熟悉了,这其中就包括兰姐。
  上个星期,兰姐生日派对,黄玲也被邀请去了。她花了小半个月的工资精心准备了礼物,想着和兰姐进一步发展成为朋友。
  结果,去到她家,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  她只替兰姐打理150万额度的资产,她不知道,原来兰姐那么有钱。兰姐的家位于一座有名的别墅区内,这里的房价至少两千万一套不说,兰姐家的游泳池就足足有70平米。
  黄玲在兰姐家游完泳回来,回到20平米的出租屋,就跟我感概说:“原来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有层级的,以前我还不相信,现在我信了。”
  从那以后,黄玲就放弃了和兰姐做好朋友的想法,只是一门心思地在工作上服务于她。
  她跟我说,差别太大的两个人真的很难做朋友。不是因为那个人不好,而是在她面前,你会不自觉有自卑感,你没办法放松自己,只会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有。这种差距不是那种你努力三五年就能追赶上的激励性质差距,而是会让你产生命运不对等的不公平感。
  二、阶层的不同,导致价值观也有所不同,对待事情的不同看法会使彼此越来越远。
  我也有一个富二代朋友,她人很好,为人很热情。两年来,她邀请了我三次跟她一块旅游,一次是海南,一次是青海,一次是日本,我都没去。我们渐行渐远的原因是,她认为我无趣,跟她不亲密。
  一次,我们一块在商场逛街,逛了整整一天,逛的我腿脚都疼,她买了至少有10包东西,而我一样没买。她可能看到我的内衣有点松垮,所以在买内衣的时候,也给我拿了一套。
  我一看价格3000多,当即拒绝了。争执了一会儿,她有点不高兴,她觉得我大大方方地接受就好了,又不算什么,不接受就是扭扭捏捏。而我认为,它太贵重了,父母从小就教导我,不能无缘无故受人恩惠。
  我们都没有错,只是阶层的不同,导致我们的价值观也有所不同,我们对待事情的不同看法,让我们越来越远。
  就像她认为我每天加班简直是在浪费生命,而我觉得我很充实一样。
  就像她买个3000块的东西算正常,而我觉得承受不起一样。
  价值观不同,让我们没办法理解彼此的世界。
  三、经济水平决定了消费能力,即便是相同的阶层,其中一人经济能力稍差,就很难往下走。
  同事小童跟我说,毕业的第一年,他每个月工资1500,但是房租850。
  他每天都在盼发工资,但是刚发工资,除去固定开销,人民币瞬间就只剩3张了。而这3张要支撑到下个月10号才行。
  一次,部门同事聚餐,他本来挺开心的,一来好久没好好吃一顿了。二来,这也是和大家沟通交流的机会。前提是他以为是公司出钱。
  他本来已经兴致勃勃地答应去了,得知是AA制的时候,他立马就紧张起来了。这顿饭少说也得100,占据他剩余钱的三分之一,他没法去,于是借口说自己拉肚子不去了。
  同事们都过来嘘寒问暖,问他怎么会拉肚子,有的还给他拿了治肚子疼的药,他险些就哭了。
  下班,小童看着他们成群结队往市中心赶去,自己一个人回了合租屋。
  你看,别说是不同的阶层,相隔那么大的经济差别,很难做朋友。即便是相同的阶层,其中一人经济能力稍差,就很难往下走。
  经济水平决定了我们消费能力的巨大鸿沟,就像你吃肯德基当早晨,而那是我一个星期的饭钱,怎么一块玩耍?
  四、阶层不同的人做朋友,长时间的刻意维持,会让人很疲倦,感到累的友谊,终将会走向灭亡。
  小时候,我家有一个很有钱的远方亲戚,爸爸为了维持好这份关系,以便将来我们找工作方便些,就很勤快地和他来往。
  每次这个亲戚从城里回乡,总是会给我和哥哥塞个一百块钱,而我爸爸因为受人恩惠,过意不去,就把家里最好的大米,鸡鸭都往他家送。这些东西,我们自己都不舍得吃,只为了亲戚高兴,就往他家送。
  时间长了,我家和他的关系就断了,因为太累了。每次都是这样搜刮自己,才能提供拿的出手的东西来维持这段关系,失衡的一方总是要多付出很多。
  阶层不同的人做朋友,拼命维持的一方,往往是经济能力差的那一方,而长时间的刻意维持,会让人很疲倦。而让你感到吃力,感到累的友谊,终将会走向灭亡。
  昨天看了一个马东的采访,他说朋友都是一波一波的,因为人都是变化的。走着走着你们就所属不同的层面了,你留在老家了,他来了北京,几年没见,一顿火锅感情又回来了。但是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?你说的他不懂,他说的你也不懂,你们已经没有了共同的话题。
  生硬的迎合很累,层级低的迎合层级高的很累,层级高的迎合层级低的更累。
  五、对等的资源,视野,相同的圈子,没有这些的跨阶层友谊,只能是短暂的交往后再无交集。
  鲁迅的《故乡》就写了少年闰土和少年鲁迅是好朋友,但是长大后的主仆关系,让这段友情破裂了。
  里面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:
  我这时很兴奋,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只是说:“啊!闰土哥,你来了?”
 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,想要连珠一般涌出:角鸡,跳鱼儿,贝壳,猹……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,单在脑里面回旋,吐不出口外去。
  他站住了。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,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,分明的叫道:“老爷!”
 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:我就知道,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
  层级的不同,决定了我们的身份,地位都有着天壤之别,而这些,又决定了我们的三观和眼界的不同。三观、学识、和兴趣爱好都不相同,以至于我们根本没法进行思想交流。
  交朋友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,对等的资源,视野,相同的圈子,没有这些的跨阶层友谊,只能是短暂的交往后再无交集。
  反观我们现在留存的朋友,大体上与我们有着相似的背景,生活中面对困难和问题都那么一致。
  
鲜花0朵鸡蛋0个
推荐信息